艺术评论
个人随笔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艺术评论

01【人民艺术】诗画背后,是浓浓的皖南乡情——专访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陈辉

进入陈辉老师的工作室前,我有着对艺术家本能的理解:丰富的书籍、工具,未完的作品……即使凌乱,也在情理。走过短短的过道,映入眼帘竟然是非常整洁的一幕:洗净排好的笔,各种形态的印章静静躺在托盘里,未完成的画铺在地上,都折得平整。茶杯大的器皿里,养着绿植,叶片健康。

02流光徘徊中的乡土主义景观

​2010年,在第四届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上,陈辉的《中国文化》系列之二获得优秀奖。评委们并未以颁奖辞或其它什么方式来说明它受到青睐的原因。我私下揣测的理由是,陈辉所创造的光影迷离的幻象,是对平庸单调评选工作的最好补偿。作为新水墨探索之作,《中国文化》可谓集中了陈辉近年来关于“光影”叙事的积极成果,从中不难看出中国画当代形态探索的智慧抉择与有效途径,而以光影叙事所强化出的乡土景观

03出新意于法度之中,寄妙理于豪放之外

《写实国画新技展示》(1995年)、《绚烂明丽——陈辉》(1999年)、《21世纪有影响力画家个案研究——陈辉》(2006年)和《大气影像》(2009年)清晰地勾勒出了陈辉艺术发展的轨迹。它们所呈现的是一个艺术风格和创作主题不断变化的陈辉,先从写实国画风景转向色彩绚烂的半抽象静物,继而转向纯以水墨来表现的充满光感和空间意象的风景和室内景物

04“高秋独眺,霁晚孤吹”

陈辉像是为了他的这些画来到这世间的,与生俱来的还有他那单纯、明净、从容、优雅的灵性,——而这些画也似乎等了他许多年。

05“重估中国当代绘画”之十四

上世纪80、90年代,中国绘画处于激烈变革的时期,一大批艺术家为冲破固有的美术范式做出多种尝试和探索,力图重塑艺术的面貌。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,“实验水墨”孕育而生。所谓“实验水墨”,顾名思义,是对中国传统水墨的实验性革新,它包含着西方现代文明的艺术精神,同时,又是建立在中国传统文化根脉之上的价值观,因此,有人说,“实验水墨”不是传统的,也不是西方的,而是当代中国社会精神状态的创造性表达。

06冯远序

陈辉是近年来美术界,尤其是水墨画领域涌现出来的一位成绩斐然的青年画家。从他第一件获奖作品在全国性大展中引起学术界关注起,我就一直注意着这位新人的每一步变化。近年以来,陈辉新作泉涌、佳作叠出,他的作品所体现出来的浓郁的中国文化气息、宁和静谧的无人之境、悠远隽永的形式韵致,使他逐步形成了独有的风格特征,在每次画展众多的作品中脱颖而出,而且以它鲜明独到的视觉形式夺人眼目。

07《中国书画周刊》之——陈辉:光影交会间的真实、虚幻与感动

走进清华美院B543画室,顿时,一股深沉、宁静之感充斥了身上的每个细胞,甚至有种庄严的感觉,不禁驻足,肃目。在这里,你只想静静体味。这般静谧,让人不愿打破,哪怕连呼吸声都不愿发出。可心中的暗涌又让你忍不住想要大口呼吸。这时,恐怕要感谢鱼缸中的潺潺水声,让你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,不至于让呼吸声打破这份宁静。

08自我归宿水墨中

​水墨绘画的渊源 中年的艺术之人很是尴尬,不大不小、不老不少,上够不着天、下又踩不着地。进一步谈不上功成名就,退一步也不可能海阔天空。他们需要的就是通过各种“风格化”的方式,尽可能快的确立自己、尽可能早的显现自己。而这其中最有效的自我确立办法就是“归类”,将自己的艺术作品划入到那些声势显赫的“门派”之中,尽管这些“门派”之间在观念、语言、诉求上的差异微乎其微,也挡不住这种自我划归的步伐,因为这是一个事半功倍的选择。也是源于此我们如今的绘画艺术才会门派林立,才会不可思议的形成这样或者那样的“主流”。

09陈辉老哥

有人说过,兄弟是父母带给我们的朋友,朋友是我们自己找到的兄弟。我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陈辉教授认识已经很多年了,我常常叫他陈辉老哥。与陈辉老哥结识起初并不是因为我爱画,而是大家有共同的朋友,一来二往就熟了。熟识之后我经常去他的工作室,也时常小聚。陈辉老哥人实在,慢慢的我们就成了朋友,成了兄弟。

10陈辉水墨画:诗与思的生命情怀

陈辉的绘画语言是有其独特性的。在今天艺术的探索无所不用其极,似乎一切表现的可能性都被穷尽了的背景下,拥有自己的个性尤其珍贵。但陈辉的画面给人的感觉却又丝毫不显得突兀,光与影的自由嬉戏,笔与墨的婉转相就,敷演出一派“万物皆自得”的风光。他的画面是和谐的,散发出一种“静穆的伟大”,其中没有刻意标新立异的“恶劣的个性化”的勉强和挣扎,没有中西绘画语言不兼容而发生的撕裂和别扭,一切似乎本该如此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陈辉的绘画甚至是中庸的,既有古与今的交响

共 61 条 1234567